在倭国读大学时的往事(01~02)

  第一章

  我来日本已经近20年了,刚来日本的时候,国内还没有现在这样,家家都

有出国了。像我刚高中毕业就到日本读书的更是很少。

  读了两年语言学校,很容易的就考上了一所三流大学,读经济学。

  大学有专门提供给本校学生的学生宿舍,很便宜。于是,我就申请并住进了

这个宿舍。

  住这个宿舍的外国人(尤其是中国人)很多。不过像我这样刚过20的只有

我一个。日本学生几乎没有几个。

  跟我同一个班有几个外国人,但都是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平时很少联系。

有两个日本的同班同学缺失因为经常在一起上课,关系不错。

  一个叫秋山忍(后文称其为忍),大高个,身体很壮,总是剃著平头,说话

很低俗,给人一种社会老大的感觉。忍的家在东京都内,他不喜欢跟家人住在一

起,所以来宿舍住。

  另一个叫小泽聪(后文称其为聪),中等个头,身材比较瘦,一看就是很老

实的感觉。聪的家在离学校几站的地方,他说要学习自立,所以来宿舍住。

  我比聪高一点,身体很壮,喜欢跟日本人交流(因为这样学习语言快)。考

上大学后就在学校附近找了一个报社,送报纸(送早报以及每月收报费)。

  由于大学一年级的课程的选择范围很小,所以我们3人不约而同地一周选了

同样的课程。我们3人经常从早上到晚上都在一起,所以关系特别好。

  忍不喜欢学习,经常上课看小说,打电游,经常跟同学讲些成人笑话,我们

在一起就听他谈男女那事。可是一到考试就来抄袭我的或是聪的。我为了能拿到

奖学金,所以在3人中,我的学习最刻苦。聪虽然也是学,可能是没有压力的缘

故,也没有成绩排名次的事,所以是只要及格万岁那类的。

  忍的手上总是不缺钱,经常带我和从出去吃饭。我一个穷学生,没有什么钱,

就买菜在宿舍里做了请他们两人一起吃。聪总让我们请客也不好意思,就带我和

忍到他家里吃饭。

  记得第一次去聪家吃饭是大学开学的第二个月,聪的父母很热情的招待了我

和忍。聪的父亲近50岁,跟聪一样,一看就是老实人。聪的母亲看上去也就3

0岁,不到40(后来才知道45岁了,保养得好!),胸大,屁股大,是忍跟

我们谈男女那事里,他说的最多的那种类型。

  我那是日语还不是很好,只能听著他们说话。忍这个有社会经验的大学生,

跟聪的父母聊的很高兴。临走时聪的父母还要我们经常去。其实我一看就知道聪

其实不善于交友,我们估计是他第一次带回家做客的朋友。

  其后的两个月,我们又去了聪家两次。聪的父母对忍的印象也越来越好,后

来忍还约聪的父母夏天一起去海边玩。

  期中考试临近,我是家门都不出,几天都是家和学校一条直线。聪和忍还跟

往常一样。

  考试前,忍就把我和聪叫到一起。要我们给他抄袭。我跟往常一样答应了。

  考试时,只要我坐在忍的附近,就把卷子给他抄,聪也是一样。

  考完试,忍又说要请我们。周日带我们到东京的红灯区。我跟聪都以为是吃

什么大餐呢。忍却带我们到了一家洗头店(日本的洗头店与中国不一样,Pin

Salon,是主要以口交服务客人的色情场所,不可以插入的,可以随意摸)。

  忍好像跟店里的人很熟,把我们两个人带到一个单间。然后进来3个服务小

姐。身上都穿著一件衣服。进门就脱光。然后再帮我们脱光。清理了一下阳具后

就一口含住。给我们口交。

  我没有交过女朋友,不想第一次来色情场所竟然是给我口活。我很快就要射

精的时候,聪那边已经射了精。然后我也射了。最后忍才射。然后是3人交换再

口交。忍一边看我们两人享受,还来评论我们两人的阳具。这时我才发现,忍的

阳具最大,勃起时足足有20厘米长,我的大约有18厘米左右,聪的就有些小

了,大约12厘米左右。

  整整在洗头房带了2个小时,阳具就没离开女人的嘴。出了洗头店后,又请

我们吃的饭,来表达他对我们两人的谢意。

  放假了,我又找了一份临时的工作,想在暑假期间赚点钱。

  暑假末期,考试的成绩出来了,我的每科都是A。忍就惨了,抄袭我的几科

虽然没有A可是都算及格了,而抄袭聪的那几科就惨了。都是不及格。其实聪自

己考的也是很一般。

  忍很生气,跟聪吵了一架。还放话让聪等著瞧。

  开学了。忍跟聪又和好了。不过这个学期选课程的时候,忍明显是要跟著我

一起上课,课程表跟我的一模一样。可是忍还是跟上学期一样,不好好学习,甚

至有的课,只要老师不点名,就干脆不上课了。

  不过请我和聪吃饭的次数可是越来越多。聪也请我们去他家,不过由于我报

社给我调了工作时间,所以我都没有去成。

  期末考试,忍又是抄袭我的蒙混过关。之后只请我一个人去了洗头店,不过

是两个小姐侍候我一个人。

  二年级,我拿到了奖学金,忍变本加厉,来上课的时间更少了。我与聪两个

人经常在一起,忍却一个月也不来学校,有时晚上也不会宿舍。期中考试虽然有

几科可以抄袭我的,可是有几个需要实习的科目都掉了。

  忍请我去了更高级的风俗店,就是一般说的妓院。让我随便挑。我的处男就

在忍的安排下,献给了一个20多岁的妓女,不过忍说这个妓女没有接待过几个

客人,让我也欣慰了不少。

  请我吃饭的时候,我跟忍说了一下学习的事。因为大二升大三的时候,要看

学分的,像忍的成绩,大二下学期不拿到全部学分,肯定是要留级的。他自己也

知道,保证自己努力,也要我多帮帮他。

  大二下学期,忍果然是改了不少,虽然有时也不来上课,可是他知道那些科

都是可以抄袭到我的,但有的实习课,他都来上课。但是晚上就几乎不住宿舍。

聪这时对学习却是有点心不在焉,经常不来上课。

  期末考试,有几科由于是选科的人少,所以想抄袭很难。我迅速的打完卷子,

趁老师没看见干脆把我的卷子与忍的卷子交换,再继续做卷子。其实这是忍已经

看见在他手里那张我递给他的卷子上写的是他的名字。

  2,3科都是这样。虽然我不敢保证那张我给他的卷子得A,可是及格是没

有问题的。

  忍很佩服我的胆量,说只要是他能升大三,肯定要感谢我。

  很快成绩就下来了,我自然是没有问题升大三,忍也在我的「帮助」下,刚

过升学线。而聪却留级了。

                第二章

  既然大家都觉得我写的阳具的大小有些假没我就把这个文章写成小说了,现

在我的等级无法在原创版里发帖,我先借一下地方。

  大二期末考完试后,我就回国了3周,等回来的时候考试成绩就下来了。

  我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忍也在我的「帮助」下上了大三,可是聪却因为大二

下学期几个研究课出席率不够,期末考试成绩也很差留级了。这让我感到很惊讶。

  忍一拿到成绩单,就很高兴,请我和聪一起出去吃饭。聪躺在自己的宿舍,

怎么叫他,他也说不去,不过想一想也是,我和忍都上大三了,他却留级了,肯

定是没有心情与我们一起吃喝了。所以,我们也没勉强他,我们就去了。

  忍请我到新宿吃了一顿丰盛的日式料理,饭后还答应我过几天带我去搞女人,

还说是给我一个惊喜。

  快开学了,一天中午,忍就到我的寝室叫我跟他出去。我也是刚睡醒(报社

早班,早上下班,不上课时,就在宿舍休息),而且第二天是我的定休日。就跟

他出去了。

  我想一起吃了饭在去玩,可是忍说一会有地方吃饭。

  忍带我到了聪的家。我问忍:「我们是找聪一起去玩是吧。」

  忍说:「聪不在家」。

  我正觉得奇怪,忍掏出钥匙,开了门。

  我顿时愣住了,一个裸体女人跪在了门口。

  「欢迎主人以及客人来访」,女人抬起头,我认出是聪的母亲。我大约有一

年没见过聪的母亲了,但没想到,这次她居然是裸体见我。不过我看上去她比上

次还要年轻了些。

  但是我此时真的不知道是说什么好。

  忍说:「母狗,我要你今天准备饭菜,我要请客,你准备好了吗?」

  「回主人,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请到客厅用饭。」聪的母亲说。

  忍对我说:「走,先吃饭。」

  我跟著忍进到客厅,聪母就跟在我的后边,不过是爬著进的客厅。

  餐桌上摆放著4个菜,还有啤酒。忍招呼我不要客气,先吃著。

  然后忍以命令的口气对聪的母亲说:「我们先吃饭,你也别闲著,坐在电视

柜前,手淫给我们看看。」

  聪的母亲看了一眼我,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坐在地上开始手淫。女人手淫

之前在忍给我的AV片里看过,可是现在这是真人版的。让我看的,都没有了饥

饿的感觉。

  忍告诉我,聪的母亲是他的性奴隶,他的母狗。

  说著,忍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要聪的母亲来给他口交。聪的母亲转到饭桌下,

为忍「服务」。忍还要聪的母亲给我脱我脱了裤子,给我口交。

  我哪里有心情吃饭啊,聪的母亲两手分别握著我和忍的阳具,为我两人套弄,

嘴也左右给我和忍口交。

  忍见我也吃不下去什么了,就要我们一起到卧室里。

  我与忍坐在床上,聪的母亲跪在我们身前为我们「服务」。

  忍说:「这个逼今天我还没有干过,今天的第一炮就给你了。」

  我迫不及待的把聪的母亲拖上床,直接压到她身上,阳具插入她的阴道。由

于刚才她一直在手淫的原因,她的阴道很湿,阳具一下整根插入,并且嘴里发出

「啊」的一声。我没有管那些,开始抽插起来。

  这时,忍却拿著相机为我们拍照。

  我不到3分钟就有了要射精的感觉,我说:「我要射了。」

  「都射到里边,我要,我要」聪的母亲竟然要我内射她,这使我更加兴奋,

马上就射了精。

  我伏在她身上休息,聪的母亲也喘著粗气。

  我从聪的母亲身上下来,仰面躺在她旁边,她马上起身,将我那刚射精的阳

具再次含到了嘴里,为我清理,并将清理后的秽物都吃下肚。我再一次的惊讶了。

  忍在一边为我们拍照。我说:「你这个是要离著作纪念啊?」

  忍说:「我这个是要放到网上的,不过你放心,脸我是会处理的,就连母狗

也不会让人看出是谁的。不过如果她不听我的话,那我可是要公开她的身份的。」

  忍有要聪的母亲为他口交,然后让聪的母亲跪在地上,从后边插入她的阴道。

  这个过程,忍都要我拍了下来。

  然后,我们又玩了3P,就是一个人享受口交,一个人插聪的母亲阴道。

  大约玩了两个小时,大家都累了,而且浑身都是汗。

  忍就要聪的母亲去放水,我们一起到浴室里洗澡。忍只是冲了一下就说要去

处理照片,就出去了。

  只有我和聪的母亲两个人,我反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看著聪的母亲认真的为我清洗身体,我的阳具再次的暴露了我好色的一面。

很快就又勃起了。聪的母亲看了后,马上为我冲干净身体。将我的阳具含到口里,

开始为我口交。我只是坐在浴池边上看著她,这次她为我口交了20多分钟,直

到我将精液射到她的嘴里。她没有马上吐出我的阳具,而是为我清理干净,最后

将我的精液都吞下了肚。

  我们出了浴室,忍正在上网,将我们刚才的照片(经过处理了)都一一发到

一个论坛上。

  他告诉我,他在这个论坛上就是因为调教聪的母亲出的名,上次就跟大家说

了这次要带朋友一起玩3P,现在大家都等著看他的帖子呢。

  忍很快就发完了照片,然后问聪母亲:「上次要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了吗?」

  聪母亲的脸马上有些发白,说:「准备好了。」

  忍要聪母亲拿出来。聪母亲回到卧室,拿出来的是一个灌肠器。

  忍指著聪母亲对我说:「上次带你去玩妓女,不知道你还是处男,我也觉得

过意不去,这次她的肛门让你先玩。」

  然后,我们又回到浴室,忍教我怎样给女人灌肠。

  我之前也看过几部日本SM的片子,在忍的指导下,很快就学会了灌肠(学

好东西难,学坏真的是很快的)。这个忍当然不能错过,都一一拍了照片。

  起先一次灌肠400cc左右,聪母亲就受不了了,恳求我们要她到厕所里

排便。忍同意她去排便,但是每次都是要开著厕所门,要我们看著她排便。

  几次灌肠后,肛门已经拍不出什么秽物。忍就要聪母亲趴在浴室里,要我为

她「开苞」。

  我这时也是阳具兴奋地勃起,在聪母亲肛门处涂上些润滑油后,就一下子插

了进去。聪母亲痛的「啊,啊」地喊。她的喊声让我更加兴奋。阳具慢慢地插到

底,然后就开始九浅一深的插起来。

  聪母亲的肛门由于是第一次,所以比她的阴道紧多了。没插上5分钟,就让

我射了精。

  之后,忍有给聪母亲洗了一次肛门,也与她肛交了一次。

  我们又冲洗了一下身体,出了浴室。看时间已经是6点多了。聪的父亲马上

就要回来了。我问忍是不是该走了。

  忍说:「急什么,晚上我们还要聪他爸请我们吃饭呢。」

家庭乱伦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推特 Twitter
分享到飞机TG Telegram
分享到Facebook Facebook
分享到微信 微信